发布日期:2014-08-03 10:24 来源: 标签: 乔布斯 苹果
据《乔布斯传》传记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透露,苹果的供应商之一VLSI Technology由于产能问题而无法向苹果按时供应芯片的时候,乔布斯曾经贸然冲进对方公司的会议室,并大喊“你们这帮没用的蠢货!”。之后,VLSI Technology果然成功按时向苹果供应了足够的芯片。

当我们说起苹果已故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时候,每个人心中可能都会有着不同的观点。因为乔布斯独一无二的人格魅力既可以轻 易感染身边的每一个人更加努力的工作,但同时也有可能将他们批判的体无完肤。日前,美国知名科技媒体《商业内幕》就为我们整理出了“足以证明乔布斯是个混 球的16个例子”,以下是具体内容:


据《乔布斯传》传记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透露,苹果的供应商之一VLSI Technology由于产能问题而无法向苹果按时供应芯片的时候,乔布斯曾经贸然冲进对方公司的会议室,并大喊“你们这帮没用的蠢货!”。之后,VLSI Technology果然成功按时向苹果供应了足够的芯片。



当苹果即将发布蓝色版iMac的时候,乔布斯曾因为一个广告配色的问题而在电话中大声斥责了自己合作伙伴TBWA\Chiat\Day的广告专家李-克劳(Lee Clow)。乔布斯认为,克劳的团队在广告中搞错了iMac的颜色,认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声称要将他们公司换掉。最终,克劳还是让乔布斯平静了下来,并最终让其意识到自己的广告配色并没有问题。



当乔布斯一次来到了乔纳森-艾维(Jony Ive)为其预定的伦敦五星级酒店时,他进门后不久就头也不回的走了。然后,他打电话告诉艾维:“我恨这个房间,这简直是狗屎,我们走吧。”而且在出门的时候,他还将自己的想法毫无保留的告诉了酒店前台。



据艾维透露,一次他和乔布斯来到一家甜品店购买奶昔的时候,一位年长的女营业员接待了他们,但乔布斯却不依不饶的指责她工作中的问题。但最后,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和不礼貌。



1981年推出的Xerox Star电脑是一款被外界寄予厚望的产品,当乔布斯前去试用该产品的时候,他觉得Xerox Star没有任何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数周后,他打电话给Xerox Star的硬件设计师鲍勃-贝勒维尔(Bob Belleville),并告诉对方:“你们到目前为止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垃圾,为什么不过来为我工作呢?”神奇的是,贝勒维尔后来真的加入了乔布斯的团队。



乔布斯多年来一直不承认莉萨(Lisa)是自己的女儿,而莉萨及其母亲多年来一直靠政府补贴生活。不过,乔布斯最终还是决定支付自己的赡养费用,并向加州政府交纳了罚金。在乔布斯去世前,他已经和女儿修补好了正常的父女关系。



据艾萨克森透露,当父母送乔布斯去学校时,他从来没有对他们说“再见”或者“谢谢”。乔布斯后来回忆称:“那是我生命中最后悔的事之一,我不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但我知道我伤了他们的心,我不应该这样做。他们当时非常支持我,而我却不想待在他们身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有父母。我只希望自己像一个孤儿一样坐上一列没有终点的列车,没有家、没有故事、不和外界联系。”



当乔布斯不得不对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进行裁员的时候,他经常会在不给任何遣散费的情况下进行裁员。前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员工帕纳拉-凯尔文(Pamela Kerwin)曾告诉他“至少应该提前两周通知员工被裁的消息”,但乔布斯的回答仅仅是“OK”。



当乔布斯还在Atari工作的时候,他雇了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帮自己研发一个早期版本的游戏原型机硬件“Pong”。因为研发速度较快,乔布斯获得了一笔奖金,但是他却没有告诉朋友奖金的具体数额,并私吞了大部分奖金。



丹尼尔-柯特科(Daniel Kottke)是苹果最早的员工之一,同时也是乔布斯的朋友。他们两个人曾在1974年一起去过印度,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乔布斯从来没有给予柯特科任何优先认股权。对此,苹果的第五位员工罗德-霍尔特(Rod Holt)曾表示自己会回购乔布斯给予柯特科的所有股票,但乔布斯却这样回答道:“好的,那我会给他零股。”



一次面试中,乔布斯突然向面试者问道:“你是几岁时候第一次偷食禁果的?”看应聘者一脸茫然,乔布斯接着问道:“你吸过几次迷幻药”。看到这个可怜的家伙脸都涨红了,Mac早期研发团队成员安迪-赫茨菲尔德(Andy Hertzfeld)为了缓解尴尬气氛就问了一个技术性问题,正当应聘者准备回答时,乔布斯依旧不依不饶的捣乱。后来,这名应聘者站起来说“我想我可能不适合这份工作”,接着就走了出去。



在MobileMe服务在2008年发布的时候,该服务曾由于用户不能将数据同步到云端而遭遇了广泛批评,就连苹果粉丝、《华尔街日报》专家沃尔特-莫森博格(Walt Mossberg)也将MobileMe称为是一个未完成的产品。随后,乔布斯在员工大会上质问MobileMe团队:“谁能告诉我MobileMe到底是干嘛的?”当得到答案之后,乔布斯接着说:“那他妈的为什么就没能做到?”接着,乔布斯当场就炒掉了MobileMe负责人,并任命现任苹果高级副总裁艾迪-库埃(Eddie Cue)负责此项目。



2008年,《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乔-诺塞拉(Joe Nocera)曾在自己的专栏中称苹果向投资人隐瞒事实真相,并且没有透露乔布斯的真实身体情况。在文章发布前,乔布斯曾打电话给诺塞拉说:“你认为我是一个傲慢自大的混蛋,且无视法律法规。那么你就是个胡乱报道,扭曲事实的饭桶!”



乔布斯曾希望通过iPad广告为产品进行大幅造势,但在看过第一次广告后他并不满意,并打电话给公司广告业务合作伙伴公司负责人詹姆斯-文森特(James Vincentt)说:“你的广告太烂了,iPad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因此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成功的广告,但你却给了我一坨屎。”接着,双方的争论随之开始,乔布斯其实并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仅仅希望文森特能给自己一些足够创新和令人兴奋的广告。在经过了多次修改后,第一个iPad广告才成功问世。



Gawker网站作者莱恩-泰特(Ryan Tate)曾给乔布斯写过一封邮件,问他为什么不对iPad应用第三方开发商充分开放应用商店,并允许他们为iPad创造任何自己喜欢的东西。接着,乔布斯是这样回答的:“顺便问一句,你究竟做过些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是真的创造出了什么东西还是仅仅会批判别人的工作,并藐视别人所取得的成就?”



乔布斯最好的朋友乔纳森-艾维曾问乔布斯为什么对员工如此粗暴,乔布斯认为自己并非一直都是粗暴的。艾维认为,乔布斯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很容易为某些事情动怒,但这种情绪不会持续太长时间。然而,有时候乔布斯真的会感到非常沮丧,而他发泄的方式就是伤害他人,而且他也认为自己有权利那么做。同时,他认为普通的交流方式对自己并不适用,但却非常熟练的知道该如何去“有效”的伤害他人。



相关评论